旧曾谙

立志成为一个flash文 maker
却徘徊在清水的路上撑着纸伞回望

是啊我又来找你了,就像最痒最甜的一个肩窝,被你深深地吻住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