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曾谙

立志成为一个flash文 maker
却徘徊在清水的路上撑着纸伞回望

互相逼迫对方说出喜欢二字,很残酷,也很难过。
什么时候喜欢一个人,成了这么欲说还休的事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