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曾谙

立志成为一个flash文 maker
却徘徊在清水的路上撑着纸伞回望

我的压力跟高三没有区别,我已经积蓄太久了,我就等着考试那天要爆发。

而我在你面前还要冷静要镇定,我明明随时都要崩溃了,但又要撑起来,笑着告诉你我没事,有事也不会让你担心。

我他妈真的很委屈,我他妈已经开始讨厌你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