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曾谙

立志成为一个flash文 maker
却徘徊在清水的路上撑着纸伞回望

旧曾谙(三)

我舔了舔嘴唇,才回过味来,他也喝酒了,甚至分不清是谁的酒气更浓。

我慢慢走向他,看着他,我想我可能用尽了我一辈子的温柔,当我终于紧紧地贴住他的身体时时,我下意识地开始解他的扣子,解了两颗,他没有动,死死地盯着我。我的手向下滑过他的腰间,然后又抚上他的胸前,我想可能,这里是男生的敏感点?我抚上他的胸前的两块,十分紧实……还有两粒凸起……我有些打退堂鼓,定了定神,手背反转,开始解自己的扣子。

我的脑子晕乎乎的,他看着我的眼神渐渐温柔了,我清醒极了我在做什么,我的内心叫嚣着,自己假装稔熟去引诱他的样子真是太难堪了,我何曾在他面前这样过!

我一直都是,被你捧在手心里,呵护着的啊……

没有方寸,脑子僵住了,我一颗一颗往下解,扣子解到最紧的胸部那里时,他突然抓住了我的双手,同时勾住了衣服,再下一秒,他用力地扯开了我的衣衫!扣子崩掉了,雨声很大,我听不到它们落地的声音。

我里面只剩单单的一件胸衣,坦露在他面前。

我曾经是微胖的,胸部和臀部尤其丰满,但是这几个月,已经因为他的事情,瘦了一些,唯一没有瘦下来的是胸部。

他看着我,眼神往下移,锁定在了我因深呼吸和恐惧而剧烈起伏的两耸雪白的丰盈上。

你要吗。

他接着将我两手反剪到背后,紧紧抱住我,我被死死扣在他怀里,胸部的两个肉球被挤压成奇怪的形状,很痛,腰也被狠狠地惯住,他的下巴抵住我的头,仿佛我会逃走。

是谁要逃走啊。

过了一会,他松开了我,把他的外套脱下来,反披在了我身上
我突然慌了,什么意思?他在想什么?于是接下来的那句话我脱口而出:

“我们做吧”

评论